Facebook Sharer
选择您要替换的背景颜色:
【农历新年】背景图片:
个性化设定
 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7261|回复: 105

[长篇] 恶魔化作天使来爱你~~①+②~~

 关闭 [复制链接]

0

主题

1

好友

1498

积分

黄金长老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9-3-17 10:12 PM |显示全部楼层
楔子




“知道吗?每次只要你抱着我,我的心就会跳得乱七八糟的。”她躲进他的怀里羞答答地说。


  “因为你爱我啊。”他微微一笑。


  “不过,被你抱着我还会觉得温暖和幸福。”她还不忘补上一句。


  他身上特有的香皂味,是那样的清新扑鼻,使得她不愿再离开他那散发香气的怀抱。


  “那如果我被其他人抱着也是这样,我也爱他们吗?”


  “那是不一样的。”


  “为什么?”她稍微抬起头,好奇有调皮地看着他。


  “因为我是你的天使啊,只要天使所爱的人被天使抱着,她就会觉得温暖和幸福,就算是在炎热的夏日也一样。”他温柔地轻抚她那柔顺的头发。


  他说得很对哦,即使现在夏日的风是夹杂着一丝闷热而掠过,可她却觉得那是夏日的温暖和满满的幸福。


  “那你会永远当我的天使吗?”她眨眨眼睛。


  “会,一辈子都会。”


  “有人说,如果天使爱的人使他受伤了,天使就会离开她,然后带着忧伤从此返回天国,最后就会变成恶魔,假如有一天,我令你难过和受伤,那么你会变成恶魔吗?你还会像现在这样爱我吗?”一想到这一点她就觉得害怕了,所以更紧地抱住他。


  “傻瓜,就算你让我难过,我还是会爱你,就算你让我忧伤,我还是会爱你,就算我这一刻就会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我还是会爱你,就算我真的变成了恶魔,我还是会爱你,而且我会化作天使来爱你……”他让她更靠近他的胸前,让自己的心跳告诉她,他对她的爱并没有一点的谎言。


  “我也永远爱你……”她的笑是那么的幸福和甜蜜啊。


  四周一大片的紫风铃随着夏日的风也开始摇曳起来了,都在为这对幸福的恋人送上美满的祝福。


  她靠在他的怀里,微微地睡着了……


  “就算你让我难过,我还是会爱你,就算你让我忧伤,我还是会爱你,就算我这一刻就会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我还是会爱你,


  就算我真的变成了恶魔,我还是会爱你,而且我会化作天使来爱你……”


  

[ 本帖最后由 紫诺 于 2010-3-19 12:32 AM 编辑 ]




0

主题

1

好友

1498

积分

黄金长老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9-3-17 10:14 PM |显示全部楼层
秋天来的时候,她并不知道,如果不是落叶的提醒,也许现在的她就不会如此悲伤了。


  抽屉里放着的那个盒子现在也有了一丝的尘埃,望着里面静躺的一大叠信件,身子不禁又开始了沉静已久的颤抖,心又在发慌了,没有一丝打开它们的勇气,她轻轻地合上盖子,将这所有的信件彻底地尘封起来..


  如果不是一时的胆怯和错误地尘封了所有的信件,在最后一封的到来时,终于有勇气打开了,却换来了一生的悔恨,她觉悟得太迟了.......


  传说星星是天使的眼睛,那么他还会是那个守护她的天使吗?他真的变成了恶魔了吗?多少个繁星闪烁的夜空,她都没有勇气抬起眼眸去与之对视,骇怕换来的仅是另类可怕的仇视.


  记忆的影片不知是谁的无意,按上了那可怕而美好的倒带键,将一切都带回了两年前......


  湛蓝的天空飘着几朵可爱的白云,跟随着夏风的指挥,灵巧地变换着各种有趣的形状,为这碧蓝的无际而添上了许多的生机.


  "你拿回来了吗?"


  "哎哟,有了男朋友就是不一样咯,看你一脸的心急"


  夏天的风夹杂着少女清脆的嗓音,从教室里传出.


  "夏天缘,拿着吧!"好友美稀从书包里掏出一本食谱递给她.


  "你真的拿回来了?美稀,你实在是太好了!"天缘一脸的感激,于是手不停地翻阅手中的食谱.


  "美稀,你要帮我哦,我真的好想学会啊!"天缘实在是太担心自己学不会,还有一个星期就是诩夜的生日了,可只要一想起她那糟到出神入化的厨艺就头疼了,要学会还真点难度啊.


  "好!好!我帮你就是了,唉!还真是羡慕你啊!诩夜这么优秀,对你既体贴又温柔,我也好想有一天也可以像你一样为自己心爱的人努力一番。”美玲双手


0

主题

1

好友

1498

积分

黄金长老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9-3-17 10:14 PM |显示全部楼层
秋天来的时候,她并不知道,如果不是落叶的提醒,也许现在的她就不会如此悲伤了。


  抽屉里放着的那个盒子现在也有了一丝的尘埃,望着里面静躺的一大叠信件,身子不禁又开始了沉静已久的颤抖,心又在发慌了,没有一丝打开它们的勇气,她轻轻地合上盖子,将这所有的信件彻底地尘封起来..


  如果不是一时的胆怯和错误地尘封了所有的信件,在最后一封的到来时,终于有勇气打开了,却换来了一生的悔恨,她觉悟得太迟了.......


  传说星星是天使的眼睛,那么他还会是那个守护她的天使吗?他真的变成了恶魔了吗?多少个繁星闪烁的夜空,她都没有勇气抬起眼眸去与之对视,骇怕换来的仅是另类可怕的仇视.


  记忆的影片不知是谁的无意,按上了那可怕而美好的倒带键,将一切都带回了两年前......


  湛蓝的天空飘着几朵可爱的白云,跟随着夏风的指挥,灵巧地变换着各种有趣的形状,为这碧蓝的无际而添上了许多的生机.


  "你拿回来了吗?"


  "哎哟,有了男朋友就是不一样咯,看你一脸的心急"


  夏天的风夹杂着少女清脆的嗓音,从教室里传出.


  "夏天缘,拿着吧!"好友美稀从书包里掏出一本食谱递给她.


  "你真的拿回来了?美稀,你实在是太好了!"天缘一脸的感激,于是手不停地翻阅手中的食谱.


  "美稀,你要帮我哦,我真的好想学会啊!"天缘实在是太担心自己学不会,还有一个星期就是诩夜的生日了,可只要一想起她那糟到出神入化的厨艺就头疼了,要学会还真点难度啊.


  "好!好!我帮你就是了,唉!还真是羡慕你啊!诩夜这么优秀,对你既体贴又温柔,我也好想有一天也可以像你一样为自己心爱的人努力一番。”美玲双手托着下巴,还一脸的感概。


  “是你太挑剔了吧,云飞学长也优秀,你还要和他分手。”天缘真是拿这个“花心大萝卜”没办法,她也还好意思说,昨天还不是又交了一个新男朋友啊!说不定过不了几天又一任了。


  “他好是好,可离我的标准还差那么一点点,如果他也可以像你的诩夜那样就实在是太完美了,可是,唉!”美稀不停地叹息,又一脸的可惜。


  “做这道好,还是这道呢?”天缘的视线始终没有离开过手中的食谱,懒得理她。


  “天缘,诩夜家有没有哥哥或弟弟呢?如果有,他们一定也会和诩夜一样优秀的,对吧?你叫他介绍给我认识好吗?”看来她真的是想到没得想了。


  “做这道不错啊!可对我而言好象又难了点,这道,还是这道呢?”


  “天缘,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看着她专致地盯着那本谱,就好象当她不存在似的。实在是气啊!


  “可是夜对食物又没什么挑剔啊。”嘴里又不停地嘀咕着什么,看来还是没把美稀的话听在耳里。


  “夏天缘,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看着天缘爱搭不理的样子,美稀再也忍无可忍了,于是向她大孔。


  “有啊!我想好了,我决定要做一个草莓蛋糕送给他。”天缘好象一点也不把美稀的大孔放在心上,合上了食谱,还一脸的兴奋,这是她第一次为他准备生日礼物,因为每次夜都只要一个愿望而不要礼物,如果那个愿望可以实现就是他最想要的礼物,而那个愿望只有天缘才能实现的,因为那个愿望就是可以永远和夏天缘在一起,但她真的好想送礼物给他,好想看到他收礼物时的样子,所以天缘真的好想亲手做一份礼物送给他,而夜最喜欢就是看到草莓蛋糕了,每次去蛋糕店,他都会第一时间为她点上一个草莓蛋糕。


  “美稀,你觉得好吗?”


  “随便你好了!”美稀双手趴在桌面上,懒得再理这个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


  “可是……”天缘刚刚一脸的兴奋全都消失不见了,作为她的好姐妹兼死党,还不了解她吗?一定又是在担心自己的厨艺了


  “你忘我表哥了吗?”美稀实在是不忍心看到她愁眉苦脸的样子。


  “你表哥….他怎么了?”天缘对美稀的提问摸不着头脑。


  “我晕!你就不能用一下脑吗?”


  “你表哥?他….啊!我记得了,美稀你的表哥是很厉害的蛋糕师,对吧!我怎么给忘了呢?”天缘好象再次看到了救星一样,可又好象又想到了什么似的,整个人又跨了下去。


  “那你怎么看起来还一脸的沮丧呢?”


  “你表哥那么忙,哪会有时间帮我啊!而且我记得你说过你表哥是长年在国外的,怎么还会有时间帮我呢?”


  “唉!原来你是在担心这个啊!没问题,他每年这个时候都会回来几天的,都包在我身上吧。”谁不知她表哥最疼的就是她这个表妹了,只要是她需要,他一定会帮忙的。


  “真的吗?太好了,那他什么时候有空教我呢?”还有一个星期就是夜的生日了,真担心会赶不到。


  “嗯….明天是周末,就明天好了。”


  “美稀,有你这个朋友真好,真的很谢谢你。”天缘所有的感激都写在了脸上。就只差整个人还没扑过去抱住她。


  “你可别谢我太早哦,我只是帮你找到师傅而已,学不学会就得看你自己咯”以她对天缘的了解,她的厨艺还真的令她大开眼界,只要一想起前年她的生日时,天缘亲手焗给她的饼干,害她足足拉了几天肚子,现在想起来还觉得毛骨悚然。


  “无论如何我都要学会,这次我一定可以的。”只要一想到诩夜可以亲口吃到她做的蛋糕时的幸福样子,她就会自信满满的。


  “DaDaDaDuDuDaDa---”动听的手机铃声从书包里传出。


  “看,你的王子来电了,还不快接。”美稀的双眼迸发出羡慕的眼光。


  天缘唇边的幸福之花又绽放了。


  “喂---”


  “天缘,在做什么呢?”手机的那头传来充满磁性的嗓音,带上的是满满的温柔。


  “没做什么,只是和美稀在一起而已,你在哪呢?”


  “在回学校的路上了。”


  “那今天还顺利吗?”因为诩夜是学校的模范学生,总是要代表学校去参加一系列的活动,他是那么的优秀,而成绩总是不好的她也不明白是什么原因使得他俩走到一起的,可因为有他在身边她的成绩竟也有了破天荒的提高,也许是不想成为他的包袱和别人的笑柄,所以她也就努力起来了。


  “嗯,还好,如果有你在,我会做得更好的,缘,我…..我好想你,你呢…..你有在想我吗?”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才一天没有见到她,可就是那么的想她,真恨不得可以马上见到她.


0

主题

1

好友

1498

积分

黄金长老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9-3-17 10:15 PM |显示全部楼层
“嗯,有啊。”看着天缘脸上泛起了红晕,美稀忍不住侧过头去偷笑,她十成也猜到他们两个一定又是在电话里头说情话了。


  天缘向美稀抛了一个大白眼。


  “明天是周末,你有空吗?我想带你去一个地方。”


  “明天…我想不行,我和美稀已经约好了,要一起去买一些东西,夜,对不起,我不能陪你了。”她这是第一次向他说谎,可是为了他的生日礼物,天缘只能牺牲他们俩约会的时间了。虽然觉得心里很不舒服,夜,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我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和让你开心而已,天缘在心里不断地对自己说。


  “没关系,我们可以下次再去。”他真的有那么一点失落,因为以前很久就想带她去那个地方了,可他宁愿自己失落也不想看到她不开心,在他的心里没有任何事情会比她更重要的了。


  “我接你一起放学,”还是那么的温柔,一点失落的痕迹也听不到。


  “嗯,那我等你。”在他的声音里没有听到生气和不开心,她总算心里舒服一点。


  “那等一下见,我挂了。”


  “嗯,拜拜!”


  “砰---”手机已经合上了,可天缘的眼神却还紧紧地盯着它出神。


  “喂!天缘”没反应。


  “喂!”美稀用手在她的眼前比了一下,可她仍然毫无反应。


  “夏天缘!”她这样的大吼彻底的将天缘从发呆状态拉回了现实。


  “怎么了?”


  “真是服了你,我要先走了,今天我老妈要我早点回去,再加上我也勉得等会儿当你们俩的电灯炮,先走咯。”说望就拿起包包向教室门口走去,走前还不忘给天缘挤了一个别有用意的媚眼。


  “拜拜。”什么跟什么嘛,明明是自己又要去和不知是第几任男友约会,还拿自己的老妈作借口,到底现在是谁服谁啊,也真是的,天缘嘴里一阵嘀咕,看了一下那个可爱的卡通手表,觉得他应该也快到了,所以也开始收拾东西。


    学校一放学就是人潮汹涌,而校门外那些负责接送的小侨车多得简直可以开一个车展了,但无论怎样的人多,天缘总能很轻易地找到夜所在的位置,她环顾了四周一下,不远处的那棵梧桐树下围了许多学生,而且全部都是女生,她脸上扬起一抹微笑,一抹带着一点苦涩的微笑,于是她也向人群走去。


  “诩夜学长,我好崇拜你的,可以和我拍张照吗?”一个矮小的学妹害羞的说。


  “你走开啦!安学长才不会和你拍照!”又一比较骄横的女生狠狠地将她轻易地挤出人群。


  “安学长,我成绩不是很好,你可以帮我补习吗?”扎着两条小麻辫的女生好象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挤到了最前面。女生们你一句我一句地没停过,而诩夜仍旧一脸微笑。


  天缘气喘呼呼的跑到了离人群不远处,直直地站在那里看着正“忙碌不已”的他,现在已是夏末了,可天气还是很闷热,天缘的额头都渗出了一丝的汗珠,她好想走到他的身边去,将他拉出来,可这样的人群她得挤多久才能进去呢?在加上从成为他女朋友时开始就知道一定会有这些情况的,所以,她选择在这里静静地等他。


  “你们跑快点了啦,他在那边。”几个女生也想加入人群中去。


  “啊!”在她们匆忙地走过天缘的身边时,不小心地把她挤倒,天缘狼狈地瘫坐在地上。


  在这么嘈杂的人群中,诩夜却好象感觉到了她的存在,当视线绕过人群的那一个个黑压压的头时,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瘫坐在地上。


  “麻烦你们借过一下,”当知道是天缘时,他匆忙地想要马上走出人群到她的身边去,他焦急却不失绅士风度地走出了人群,跑到了她的身边。


  “缘,你没事吧。”他温柔而心疼地拉她一把。


  “我没事”她低头拍打着身上的泥尘。


  “等很久了吗?为什么不叫我呢?”看到她跌倒,他那本来好看的额头拧成了一个结。


  “没有啦,我也是刚刚到,太多人了,所以没有叫你。”天缘轻说着,其实她的心里还真的有一点生气的,可她不想做一个小气鬼。


  “对不起,来,我帮你拿。”诩夜拿过她肩上的包包,看见她额头上渗出了一丝的汗珠,他温柔地拿出自己的手帕帮她擦拭。


  “哇!好令人羡慕啊!”那一群的女生大哄起来,看到了诩夜体贴对待的对象是天缘而不是自己时,一个个像泄了气的气球般散去。


  天缘出神地盯着诩夜,那俊美的脸孔,笔挺的鼻子,秀气的浓眉,白皙得让女生都眼红的皮肤,还有那微薄却性感的唇型,最引人注目的当然是天天都挂在脸上的笑容,还有那她最爱的温柔眼神,就像天使的眼睛,不错,他简直就是天使,好象无论走到哪里都能发光发亮。总是那样的备受瞩目,天缘真的好希望他就是自己的守护天使,一辈子守护着她永远不分离,可是有的时候她又会觉得这一切都太不真实了,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这么优秀的男生就是自己的男友,总是害怕一眨眼什么都会消失不见,可是她真的觉得自己很幸福,很幸福。


  “我脸上沾到什么东西了吗?”诩夜见她一直盯着自己的脸看,以为自己脸上沾到了什么东西。


  “没有,我们走吧!”诩夜轻抚着她那柔顺的头发,两人肩并肩地走在回家的路上,身后紧跟的是他家的车缓缓地开在他们后面,因为少爷和天缘小姐都拒绝坐车回去,而且他们俩都很把握独处的幸福时光,所以他每次都是跟在他们身后,只要可以见到少爷开心,乔叔也可以放心了。


  “今天的课可以吗?需不需要我再帮你复习一次?”他总是那么地关心她的学习,他很希望天缘可以提高自己的成绩,因为他真的很害怕以后她的成绩会成为他俩感情的阻碍,再加上他很了解天缘的脾气还有她那很强的自尊心,诩夜不想看到她在别的同学那里受到一点委屈。


  “基本上还可以啦,你放心,我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笨蛋天缘了。”她微笑着低着头,用快乐的步伐走在他前面。


  “我会为了夜而努力,不会再像以前那么懒,因为我真的不想成为你的负担。”天缘知道他做的一切都是为她好,所以她也要努力。


  “缘,你….”她也有在为他努力,他真的觉得很感动。


  “怎么了?”天缘转过身,看见他忽然停下了脚步,又走回他身边好奇地问。


  “谢谢你”诩夜将她的身子扳向他,轻轻地将她抱在怀里,在她的耳边低声温柔地说。


  “夜,你别这样,前面就是我家了,万一被我妈看到就惨了。”只要一想起妈妈那些一连串的可怕的罗嗦和唠叨,她就开始头痛了。


  “没关系,我还想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是我的。“诩夜将她抱得更紧了,丝毫没有理会她的话和挣扎。


  “可是,我…”她还是很担心,况且他们俩还是在大街上,被别人看见她也会觉得不好意思啊。


  “没事的,你的家人也同意我们在交往了,不是吗?什么都别再说了,就让我再抱一会,一会就好了,可以吗?”诩夜一点也不想放开她,好想像现在这样抱着她一辈子。


  天缘也真拿他没办法了,她还真想让那些爱慕他的女生也来瞧瞧那个平日优秀而绅士,总是一脸认真和沉默的安诩夜现在竟像个孩子一样向她撒娇,看见他像个小孩子,天缘就觉得好笑。


  夏末的风还真是聪明,掠过他俩的身旁,还不忘地也带走一丝甜蜜,周围都好像在为他们俩酝酿幸福。


  “夏天缘,安诩夜,你们到底在干嘛?”正在鸟儿都想为他们俩高唱一曲和天缘也想多待在他的怀里一会儿时,那声天缘她再熟悉不过的大孔把他俩吓得立即分开。夏妈妈刚要出来倒垃圾就碰到了这样一个画面。


  “妈,我…”天缘低着头不敢看她妈妈的脸。


  “伯母,我们只是…”


  “你们两个都给我闭嘴,你们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吗?”天缘很清楚地知道她妈妈在生气的时候,任何人根本就不会有说话的余地。


  “伯母,请你不要责骂天缘,不关她的事,你要责骂就责骂我吧!你都已经答应我们在交往了,不是吗?可为什么还…..”


  “我是同意你们交往,可我有同意你们大白天的而且还是在大街上抱在一起吗?”诩夜的话又被她狠狠地堵住了。


  “妈,我…我…”


  “你还敢说,还不快跟我进屋。”妈妈二话不说就硬拉她望屋里去。


  “伯母!”他欲追上去。


  “诩夜,你也真令我失望。”听到诩夜的喊声,妈妈倏地停住了脚步,又回头丢给他这样一句就进屋了。在硬被拉进屋里前,天缘又回头看见诩夜向她比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她一点头,门就被关上了。


0

主题

1

好友

1498

积分

黄金长老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9-3-17 10:21 PM |显示全部楼层
一回来就看到少爷心不在焉的样子,不是拿着手机不停地打,就是眼不眨地盯着它看,乔叔觉得很担心和懊恼,刚刚和少爷一起送天缘小姐回家,他因为要上个厕所,可还不到五分钟,就完全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乔叔也猜到一定是和天缘小姐有关,因为除了她不会再有其他人可以使得少爷这个样子了。他想要陪着少爷,可在他不断的劝说下,他就只好带着不安去休息了。


  “DADADADUDUDA—”手机铃声打破了深夜的这片宁静,可在诩夜的脸上却看不到丝毫的平静,除了焦急还是焦急,立即按上了接听键。


  “缘,你还好吗?一直都打不通你的手机,我真的很担心你,你没事吧?”还没等天缘说一句话,他就已经焦急地问个不停。


  “我一点都不好,都是你啦,害我被我妈足足训了几个小时,还以为可以脱难了,谁知道爸爸又刚刚回家了,所以又被训了一顿,最可恶的还要算那个臭天杰,又在不停地添油加醋,想都别想他会帮我,妈妈还把我的手机没收了,我就只好等她睡着了,才偷偷溜进她的房间拿回来啊!谁知道她竟然这么久才睡。”天缘喋喋不休地抱怨。


  “扑哧——”


  “安诩夜!你竟然还在笑,我不理你了。”就因为他的一个手势,担心他等不到她的电话会睡不着,一拿回电话第一时间就打给他了,他连安慰话都不说一句,竟然还在笑,真是气死她了。


  “还会发脾气,就说明我的缘没事了。”当诩夜听到的是她喋喋不休的抱怨话,而不是在哭泣,他真的舒了口气。


  “缘,谢谢你,能够爱你真的很好,你知道吗?只要一想到你被父母责骂,我真的好担心,再想到你或许会泪涟涟的样子,我很更心疼的,因为我说过,绝不让夏天缘为我而掉一滴眼泪,不然我会恨透我自己的。对不起,天缘。”


  “夜。”他就是这样,总是让人气不下,天缘还想要骂他的,可现在好像气都消了。


  “你现在应该很累了,快点去休息吧!”


  “嗯,那好吧,你也早点休息把!”他不说天缘还真的不觉得,一说还真的很眼睏哦,而且又很累,眼睛都快顶不住要合上了。


  “那就晚安。”虽然很舍不得,可他更不想她累坏身体。


  “晚安。”四周又再恢复了原先的那片宁静。


  天缘躺在床上,查看了一下手机被妈妈拿走时有谁来电,满满一串她再熟悉不过的号码,不是别人的,就是那个她深爱着的夜,想着他,天缘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可天缘并不知道在楼下的一角落里,诩夜也一直守在那里,因为实在是放不下心,所以劝乔叔回去休息后,自己再来这里,直到看见天缘房间的灯光全熄灭了,他才放心地回去。


  ……


  “天缘,起床吃早餐!”叫自己的赖床女儿起来吃早餐已经成为了夏妈妈每天必做的事,所以今天当然也不例外。


  “你还不起来,早餐都快被你弟弟吃光啦!”妈妈站在她的房门前,见里面迟迟没有回应,就自己开门进去了。


  “天缘,你这丫….”妈妈正要开口说话时却发现她的人不在房间里,今天竟让她扑个空。


  就连床单都叠得整整齐齐的,她倏地走到窗前,拉开窗帘向外一瞧,“没有啊,太阳还是从东边升起的。”她的嘴里一阵嘀咕,又一脸疑惑地走出她的房间,实在是奇迹啊,夏天缘竟然这么早起床,还不用她这个妈叫,每天硬拉她都不愿起来,今天却这样例外,而且还是周末啊。


  “夏天杰,你姐这么早去哪了?”一坐下就询问对面桌正在拿着自己手中的食物狼吞虎咽的天杰。


  “夏天杰,我在问你话。”见他还是不停地吃,竟敢当她的话没说。


  “喝咩地爹去了。”


  “什么?夏天杰,你不要再吃,也不看看自己的身形,再这样下去,将来谁会嫁你啊,拿来!”他竟敢吃着东西跟她说得不清不楚,这个儿子真是没救了。


  “姐她一大早就和美稀姐出去了,她还说不用等她回来吃饭,晚上她才会回来。”眼看着激怒了老妈,他只好乖乖地向她说,眼睛还是死死地盯着夏妈妈刚刚夺过的食物。


  “这丫头,也不知做什么会这么积极,不过和美稀在一起我还是可以放心的。”妈妈在嘴里低声嘀咕,好像又想到了什么似的,又再次把矛头指回了夏天杰身上。


0

主题

1

好友

1498

积分

黄金长老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9-3-17 10:21 PM |显示全部楼层
“那我刚刚上去叫你姐吃早餐,你干嘛不告诉我?”


  “因为妈妈你在,我就不能大口大口地吃我想吃的啊!”夏天杰竟还敢露出一脸的可怜。


  “你这臭小子,妈是为你好!快吃早餐。”妈妈狠狠地打了他的头一下。


  “哦!”他揉了揉被打痛的头,又开始了向桌上的食物进攻。


  餐桌上有恢复了难得的安静。


  


  一大早的,天缘就来到了原先约好的地点等,可时间一分一秒地过,还见不到美稀的到来,虽说是夏末。可天气却好像丝毫也不愿意凉快一下,等着等着,汗水都快要渗透她的衣服了。


  “何美稀,你到底还来不来,我已经等你快一个小时了。”天缘对着手机一脸的不耐烦,她今天还破天荒地早起,可她竟然给她迟到,真是气死人了。


  “天缘,不好意思啊,我迟了一点儿。”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天缘回过头来看到美玲气喘喘地说,另一只手撑着膝盖顺气。


  “什么叫迟到了一点儿,你足足迟了半小时。”天缘懒得理她。撇过头去。


  “哎呀,我也不想的,可我还是睡过头了。”见到天缘这么生气,若被她知道自己睡过头是因为和男友去通宵唱K,她不把她捏死才怪。


  “就说你吗。自己都做不到,昨天就不要说得那么口响。”一想起昨天美稀还口口声声地说为了她能多点时间学,今天要早点去的。可现在她竟迟了这么久。


  “天缘,你就别再骂我啦,我知道错了,那我们现在就出发,不要让我表哥等那么久咯。”为了逃过天缘的责骂,她就拉着她上了车。


  “你真是的。”看在她帮她找到师傅,这次就饶了她。


  


  还真没想到美稀的表哥住得这么远,足足坐了一个小时车才到。


  “我们终于到了,看,我表哥的店就在那了。”美稀用手指了一下。


  目光随着美稀指的方向望去。


  “那…那真的是你表哥的店吗?我还以为你在车上跟我说的是开玩笑的,可真没想到…”天缘简直是看得目瞪口呆了,就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好大好大的草莓蛋糕,这家店的外形设计就是一个草莓蛋糕,窗子全都是一颗颗小巧玲珑的樱桃做成的,那所门是一块大大的巧克力,而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那个鲜红的草莓屋顶,让人真的好想咬上一口,透过樱桃窗户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的客人,每一个看上去都好幸福哦。


  “怎样,你以为我骗你吗?这是我表哥从小的梦想,别站在这里发呆了,我们快点进去吧!”说完就拉着她从巧克力进去。


  “欢迎光临!”一进去,挂着的风铃发出了一串动听的声音,好像也在欢迎她们的到来,身穿可爱制服的服务员就笑脸迎人地走过来。


  “我们过那边坐。”美稀拉着她往靠窗的位置走去。


  一坐下,天缘的视线不断地打量着这家店,这里的装横简直是超梦幻的,凡是跟蛋糕有关的食材你在这里都可以看到,就连你现在坐着的一椅子都是一些水果形状。


  “这里每个人都很开心和沉醉哦。”


  “当然,这就是我表哥的梦想,做自己的蛋糕,拥有自己的店和自己的客人,他的每一步都是靠自己很努力地走过来的。”一说起自己的表哥,美玲就一脸自豪。


  “你表哥真的好厉害啊!”


  “表哥从小就很喜欢蛋糕,尤其是草莓蛋糕,所以他就立志要当一个蛋糕师,记得有一年,他参加一个蛋糕比赛,可是就在那天他发高烧了,但他还是执意要去参加,当时他的家人都不同意他再学做蛋糕了,可没想到的是那天他发着高烧去比赛,最后还是得到了冠军,他用行动去证明了他的实力和对梦想的执着,后来他的家人全都同意他继续做蛋糕,而他的梦想也终于实现了。”美稀真的很崇拜他的。


  “真的好羡慕你表哥啊!这么有大志。”听了美稀表哥的事,她忽然觉得很惭愧,自己都长这么大了,还真的没想过自己的将来,就连自己的梦想是什么都还不确定。她也真的好想像美稀的表哥一样为梦想而奋斗。


  “我也是啊!”美稀也一脸的感慨。


  两人都陷入了沉思。未来,仿似遥远却又像似那么近。


  “啦啦啦….”手机铃声将她俩从沉思中拉回来。


  “是我表哥”美稀看了来电显示的号码很肯定地说。


  “喂!表哥,我们已经到了,你在哪?哦….这样啊!好吧,我们会等你的,拜拜!”手机合上。


  “怎么了?”天缘好奇地问。


  “我表哥刚刚有点事现在才赶回来,叫我们等一下,他很快就会到了。”


0

主题

1

好友

1498

积分

黄金长老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9-3-17 10:22 PM |显示全部楼层
“那我刚刚上去叫你姐吃早餐,你干嘛不告诉我?”


  “因为妈妈你在,我就不能大口大口地吃我想吃的啊!”夏天杰竟还敢露出一脸的可怜。


  “你这臭小子,妈是为你好!快吃早餐。”妈妈狠狠地打了他的头一下。


  “哦!”他揉了揉被打痛的头,又开始了向桌上的食物进攻。


  餐桌上有恢复了难得的安静。


  


  一大早的,天缘就来到了原先约好的地点等,可时间一分一秒地过,还见不到美稀的到来,虽说是夏末。可天气却好像丝毫也不愿意凉快一下,等着等着,汗水都快要渗透她的衣服了。


  “何美稀,你到底还来不来,我已经等你快一个小时了。”天缘对着手机一脸的不耐烦,她今天还破天荒地早起,可她竟然给她迟到,真是气死人了。


  “天缘,不好意思啊,我迟了一点儿。”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天缘回过头来看到美玲气喘喘地说,另一只手撑着膝盖顺气。


  “什么叫迟到了一点儿,你足足迟了半小时。”天缘懒得理她。撇过头去。


  “哎呀,我也不想的,可我还是睡过头了。”见到天缘这么生气,若被她知道自己睡过头是因为和男友去通宵唱K,她不把她捏死才怪。


  “就说你吗。自己都做不到,昨天就不要说得那么口响。”一想起昨天美稀还口口声声地说为了她能多点时间学,今天要早点去的。可现在她竟迟了这么久。


  “天缘,你就别再骂我啦,我知道错了,那我们现在就出发,不要让我表哥等那么久咯。”为了逃过天缘的责骂,她就拉着她上了车。


  “你真是的。”看在她帮她找到师傅,这次就饶了她。


  


  还真没想到美稀的表哥住得这么远,足足坐了一个小时车才到。


  “我们终于到了,看,我表哥的店就在那了。”美稀用手指了一下。


  目光随着美稀指的方向望去。


  “那…那真的是你表哥的店吗?我还以为你在车上跟我说的是开玩笑的,可真没想到…”天缘简直是看得目瞪口呆了,就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好大好大的草莓蛋糕,这家店的外形设计就是一个草莓蛋糕,窗子全都是一颗颗小巧玲珑的樱桃做成的,那所门是一块大大的巧克力,而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那个鲜红的草莓屋顶,让人真的好想咬上一口,透过樱桃窗户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的客人,每一个看上去都好幸福哦。


  “怎样,你以为我骗你吗?这是我表哥从小的梦想,别站在这里发呆了,我们快点进去吧!”说完就拉着她从巧克力进去。


  “欢迎光临!”一进去,挂着的风铃发出了一串动听的声音,好像也在欢迎她们的到来,身穿可爱制服的服务员就笑脸迎人地走过来。


  “我们过那边坐。”美稀拉着她往靠窗的位置走去。


  一坐下,天缘的视线不断地打量着这家店,这里的装横简直是超梦幻的,凡是跟蛋糕有关的食材你在这里都可以看到,就连你现在坐着的一椅子都是一些水果形状。


  “这里每个人都很开心和沉醉哦。”


  “当然,这就是我表哥的梦想,做自己的蛋糕,拥有自己的店和自己的客人,他的每一步都是靠自己很努力地走过来的。”一说起自己的表哥,美玲就一脸自豪。


  “你表哥真的好厉害啊!”


  “表哥从小就很喜欢蛋糕,尤其是草莓蛋糕,所以他就立志要当一个蛋糕师,记得有一年,他参加一个蛋糕比赛,可是就在那天他发高烧了,但他还是执意要去参加,当时他的家人都不同意他再学做蛋糕了,可没想到的是那天他发着高烧去比赛,最后还是得到了冠军,他用行动去证明了他的实力和对梦想的执着,后来他的家人全都同意他继续做蛋糕,而他的梦想也终于实现了。”美稀真的很崇拜他的。


  “真的好羡慕你表哥啊!这么有大志。”听了美稀表哥的事,她忽然觉得很惭愧,自己都长这么大了,还真的没想过自己的将来,就连自己的梦想是什么都还不确定。她也真的好想像美稀的表哥一样为梦想而奋斗。


  “我也是啊!”美稀也一脸的感慨。


  两人都陷入了沉思。未来,仿似遥远却又像似那么近。


  “啦啦啦….”手机铃声将她俩从沉思中拉回来。


  “是我表哥”美稀看了来电显示的号码很肯定地说。


  “喂!表哥,我们已经到了,你在哪?哦….这样啊!好吧,我们会等你的,拜拜!”手机合上。


  “怎么了?”天缘好奇地问。


  “我表哥刚刚有点事现在才赶回来,叫我们等一下,他很快就会到了。”


0

主题

1

好友

1498

积分

黄金长老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9-3-17 10:23 PM |显示全部楼层
黑色的宝马在公路上驰骋,阳光透过车窗而折射出一道耀眼的光芒,半开的车窗,一双深邃的眼睛望向远处,车拐进了一条通道,最后在一个宁静的地方停了下来。


  “少爷,我们到了。”乔叔先下车,打开了车门,让诩夜出来。一下车,“罗凌墓园”四个大字就映入眼帘。诩夜的眼里好像飘过了那么一丝忧伤,有好像是一时的错觉。


  “少爷,我们上去吧!”乔叔跟在他的身后,两人沿着石阶往上走。墓园到处一片静谧,就只听到他俩的脚步声,也还有几家人来这里拜祭自己的亲人,可每位都是那样的平静,好像这样就可以让心灵和自己的亲人进行交流,好让远在天国的他们知道自己的思念与祝福。


  脚步停在了一个修砌得特别美观的墓前,墓两旁的草坪绿得很盎然,在这如此神圣的地方酝酿着一股生机,而墓碑上刻着“安世昌之墓”。墓前早就放有了一束紫风铃,他和乔叔都猜到一定是他,每年这个时候他都会早在他俩之前来到这里的。


  一只白皙的手将怀中的一束紫风铃轻轻地放在了墓前,而乔叔也将一个草莓蛋糕放在了花的旁边。


  “少爷,我下去等你。”每年老爷的死忌都是他陪少爷一起来的,而他很清楚自己的少爷一定有很多话想要单独和老爷聊的,于是就回到了车上等。


  “嗯”他轻轻地点了一下头,诩夜坐在了他爸爸的墓旁,用手指腹轻轻地抚摸着墓碑上的字和那张他最想念的爸爸的照片,照片上的一位中年男子微笑着,一脸的幸福,乔叔告诉他那张照片是他刚刚出生时照的,诩夜的手停在了照片上片刻,他也露出了一个同样的微笑。


  “爸,我来看你了,你最近还好吗?这次还带来了你最爱吃的草莓蛋糕。”几颗红红的草莓铺成了一个笑脸的形状。旁边的那束紫风铃上还沾有细小的露珠,在阳光的照耀下就仿如一位位可爱的小精灵在闪烁着幸福的光芒,微风摇曳着这束紫风铃,轻轻闭上眼睛你就好像真的能听到风铃声,载上了满满的祝福与思念送到远在天国的父亲耳边。


  “妈妈没有回来,可我知道她的心里也和我一样惦念着你的,也希望你不要生她的气,好吗?”他好像想到了什么,脸上闪过了一抹忧伤,而立刻有恢复了原先的微笑。


  “爸,本来今天我想带她来见你的,可她今天来不了,明明答应你的,可我还是让你失望了,不过,下次我一定带她来见你,好吗?我保证你一定会喜欢她的。”只要想到她诩夜就会浮现出一脸的幸福。


  “爸,是你把她带到我身边的,对吧?现在的我真的很幸福,因为她我才能再次找回曾经的快乐,因为她我才知道原来自己不是一个人的,所以,爸,真的谢谢你,可是我很害怕会失去她,不过我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的,我会很努力的守护她,就像你当年守护妈妈那样。”


  那个忧伤而孤独的少年真的不见了,诩夜闭上眼仰望着蔚蓝的天空,那淡淡的微笑洋溢着无限的幸福。


  墓园的人开始多起来了,原先的那片宁静也已被打破,偶尔也听到几声鸟鸣和蝉鸣,路过这个墓的人都会忍不住看上一眼这位美丽的少年,他的出现就如一个天使来到了这里收集祝福,然后带着这些祝福重回天国,有些也会好奇竟会有人拿草莓蛋糕来拜祭。


  宝马车又重回到公路上。


  


  天缘不停地翻阅着眼前的书,其实她早就想好了要做的是草莓蛋糕了,只是美玲的表哥还没到,,她们就只能坐在这里等,于是她也不再翻阅了,合上了之后就看到他气喘呼呼地来到她们身边。


  “表哥,我们在这边!这边啦!”停下了沉思,美稀一抬头就看到了他从门口里进来,于是不停的向他招手。


  “你们一定等很久了吧?”一个皮肤黝黑而又显得特别阳光的男生来到了我们身旁,原来他就是美玲的表哥,看上去年纪好象只大我们两三岁而已,那个充满自信的笑容真的好灿烂哦,而且他看上去很平易近人。


  “也不是很久了啦。”美稀走到他的身边,挽着他的手臂要他坐在她的身旁。


  “这位应该就是天缘吧!美稀常常跟我提起你的,长得真可爱哦。”


  “谢谢,这次要麻烦你了。”


  “不麻烦,能够教会你做蛋糕,我会比你还要高兴的!”他又露出那个灿烂的笑容,他的自信好像都能感染人似的。


  “来,你看看你想要做哪一款。”他递给天缘一本书。


  “表哥,你真的有时间吗?”美稀也觉得不好意


  “真的没关系,刚刚有点事情要做,现在我都忙完了,怎么,选好了吗?”他气还没顺好地问。


  “嗯,其实我早就决定好了,我要做一个草莓蛋糕。”


  “啦啦啦……”手机铃声响起。“我先去听个电话,你们先聊。”美稀说完就向厕所走去。


  “你说要做一个草莓蛋糕,送给男友?”


  “对啊,他很喜欢看到草莓蛋糕的,可是从来都不吃。”


  “喜欢看而不吃,你男友还真奇怪。”他一脸好奇。


  “所以,我希望他会吃我做的!”她真的可以做到吗?就算做出来了,不知会不会真的有那种味道?


  “那他为什么不吃呢?”他还是很好奇这个竟不爱吃蛋糕只爱看的人究竟是为了什么。


0

主题

1

好友

1498

积分

黄金长老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9-3-17 10:23 PM |显示全部楼层
 …….


  窗外飘着纷飞的细雨,调皮地洒在了窗上而罩成了一层朦胧,窗边坐着一对幸福的小情侣,那个美丽的少年温柔地盯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女孩。


  “诩夜,为什么你不吃,每次都只帮我点呢?”女孩一脸的疑惑,那弯成月牙儿的眼睛闪着好奇的眼光。


  “喜欢看你吃啊,看到你吃得开心的样子我就会觉得很开心了。“俊美的男生嘴角微扬,白皙的手轻轻地拿起那杯没有加糖的咖啡喝了一口,笑着对眼前这个他最爱的女生说。


  “我才不信,”女孩拿了一颗大大的草莓放进嘴里,嘟着嘴,撇过头望向了窗外,对他故作生气样,其实她在心里是相信他的,只不过想逗逗他而已。“其实….是因为害怕。”男生低着头,轻轻地说,轻得好像没有任何人可以听得到,可她,她却偏偏就听到了,一脸愕然地将头转向他。而他却并没有抬起头,只是不断地优雅地搅那杯咖啡。


  “父亲很爱作蛋糕,就算以前他的公司有多忙,他都会尽量地抽出时间做给我和妈妈吃,一家人聚在一起的时光真的很美好,那天,那个大大的草莓蛋糕,吃在口里全都是充满爸爸的爱的幸福味道,一直到现在我都没有办法忘记那种滋味,即使当时的我仅有五岁,可谁会想到第二天爸爸就去世了,那个蛋糕却是爸爸为我和妈妈做的最后一个蛋糕了,”少年头发底下是一脸的忧伤。


  “诩夜”为什么这一刻她的心的某处会这么痛。


  “自从那次之后,我再也没吃过草莓蛋糕了,不是我不爱吃,我只是在害怕,害怕吃了这些草莓蛋糕我就会渐渐地将爸爸留给我的最后一份幸福给遗忘了,我真的好怕,好怕。”他真的很想念他的爸爸。


  “诩夜,对不起,我不知道你…”


  天缘知道他真的很爱他的爸爸,一直以来她都不会刻意地去提起他的父亲,就是为了不想让他想起一些不愉快的回忆,可她还是让他难过了,她真的不知道他还有这样的一段回忆,现在的她实在是悔恨极了。


  “傻瓜,我没事的,你快吃。”诩夜抬起头还是那么温柔地看着她,同样温柔的手轻轻地抚摸着她那柔顺的头发,对她微微一笑,好像刚刚什么都没说过似的,他之所以告诉她就是不希望见到她不开心。


  “嗯”她听话地吃了一口蛋糕,吃在口里是那样的一种滋味,她都不知道了,在这一刻,她只知道她已经在自己的心里头下定决心,要永远将幸福带给眼前这个她最爱不过的男生……


  


  “他说,是因为害怕。”天缘的脸上多了一丝忧伤,那本来十分明亮的眼睛也随之黯淡了不少。


  “害怕?”


  “恩,害怕遗忘,害怕吃了蛋糕会遗忘了那不会再回来的幸福。”


  “那你为什么还想要做一个蛋糕给他呢?”他还真想知道她说的答案会不会和他想的一样。


  “因为…..是因为一个决定,一个在很久就定的决定。”想到这个,天缘微微一笑。


  “什么决定。”果然是!他现在更加好奇了。


  “我希望自己可以守护他,可以代替他爸爸给他幸福,所以真的很想做一个带有幸福味道的蛋糕给他,”


  她那隐隐挂在唇边的微笑随即荡开成一朵灿烂的花。


  “我好希望你能帮我,”她那真切的眼神,好像可以迸发出一道为爱的发出的耀光。


  “你一定可以做得到的,我相信你。”他的笑好能让人安心下来。“你有听过草莓蛋糕的传说吗?”


  天缘好奇地摇摇头。


  “传说在每一个草莓蛋糕里面的草莓都住着一只幸福精灵,如果你的蛋糕是用爱去做的,那么那只小精灵就会将幸福带给你想带给的人。”


  窗外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在了他的脸上,这一刻的他就好像是来帮助她的神。


  “谢谢你,我一定不会令你失望的。


  在两人击掌以示鼓励时,就好像看到了希望的光芒在掌心中溢出,想盖也盖不了。


0

主题

1

好友

1498

积分

黄金长老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9-3-18 07:34 PM |显示全部楼层
黑色宝马车还在路上驰骋,诩夜的眼睛看着手中的电话,想要按下那一个号码,手却又迟疑了一下,车内很安静,除了马达运行和空调的微微声响,突然,一阵嘀-嘀-嘀的拨号码声成了车内最响亮的声音,他还是拨通了,因为真的好想听到她的声音。


  “喂——,缘吗?”


  笑容又挂回他的嘴边了。


  就只有听到她的声音才会这样。


  “恩,是吗?那你玩得开心一点!”还是那样的温柔而体贴。


  手机已合上,诩夜轻抚着手机的屏幕,里面的男生和女生笑得那么幸福而灿烂,脸颊亲密地贴在一起,就好像被天使施下了一个永远在一起的美好魔咒。


  乔叔透过后视镜将自己少爷的快乐一一看在眼底,自己的心里也荡起了一圈圈安心的小波纹。


  “砰——”手机合上。


  “是你男朋友,对吧!”天缘微笑着点头。


  “你为什么要跟他说你和美稀在逛街,你为什么对他说谎?”面对这个女孩,他也不知自己怎么了,明明就是知道答案的,却偏偏想要从她口中讲出,或许是他想感受一下那曾经也十分短暂的抵达过他身边的幸福吧!


  “想要给他一个惊喜啊!他一定会很高兴的,况且还是我这个对这些东西一窍不通的人做出来的哦。”


  “现在我还真的挺羡慕那个男生哦!”爱离他已经很远了,如果晨还在的话,他们俩个应该也会很幸福的吧。


  “怎么了,表哥?”看见他好像陷入了沉思,眼底像涌出了一股很悲而感伤的潮。


  “呃!没事,对了,你叫我亦锋就好,那么我们现在就开始吧!”手轻轻得揉她的头发,又恢复了原来的模样,真令人怀疑刚才从他眼里看到的只是错觉。


  黑色宝马停在路边,车窗缓缓地拉下,一双深邃的眼睛望向了那个以樱桃为形状而设计的窗户,他看到了那一幕,一个只看到后背的男生揉着他前面的女生的头发,看上去是那样的亲密,而那个女生就是他深爱的天缘。


  “乔叔,开车吧!”从窗外收回了视线,他还是选择相信她。


  “是的。”真不该提议开向这条道路来,就不会让少爷看到她,看到她是好事,但看到的却是她跟别的男生在一起,他也可以猜到少爷的心里一定很不开心,想到这些,他加快了车速,远远地离开那个店。


  


  “好累啊!”天缘捶着双肩,一脸的疲惫,走在回家的路上,街灯打在她的脸上,四周都已经显得那样的安静,只有蝉儿的叫声最嘹亮,但也同样令人觉得烦躁不已。


  “你还好意思说,我发觉你对做蛋糕真的连一点天赋都没有,你都重做了快三十遍了,还是那个老样,我都会了啦!”美稀一脸的抱怨,但也十分为她担心。


  “你还这样说我,如果我是可以的,那还要你表哥帮吗?你就不能鼓励我一下吗?还说什么好姐妹。”她也不想的啊!她还真懊恼自己的母亲怎么会生得她这么笨的,学什么总是比别人慢一拍的。


  “好了啦!加油吧!总能学会的,你以前的成绩还不是都烂得不得了吗,但在诩夜的帮助下都很神地升了啊!连老师们都不得不对你刮目相看啊!这次也一定可以的。”为爱而努力,美稀相信她。


  “没错,我应该对自己有信心的!”听到美稀这样说,而且是为了夜,她又充满了自信。


  习习的凉风掠过她俩的发丝,牵走了一份份浓厚的情谊。有那么一股股友谊的芬芳氤氲在四周的空气,那么的美好。


  “恩!这就对了,好啦!我送你到这吧,今天累了一整天,你也该早点休息了,我走咯!


  拜拜!”抛给她一个加油的眼神就转身离开了。


  “拜拜!”


  望着她离开,能有美稀这么好的朋友真的好幸福。


  她也一样觉得吗?


  抬手看了一眼手表,什么?快十一点了,回去一定又得挨骂了,想着想着,天缘赶紧去开门。


  “我回来咯!”天缘慢慢地探进头,很轻声地说,想要看看他们到底睡了没。


  “你回来啦!怎么这么晚,诩夜等你好久了。”果然是厉害的妈妈,她说得连蚊子的声音都没她大,动作又那样的鬼鬼祟祟,她都能发现。等一下,诩夜?她是说诩夜来了吗?


  她快快的地走去大厅,还真的耶!


  “夜,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


  “担心你啊!回到家,打了很多通电话给你,都打不通,就来你家找你了。”他从沙发上坐起,来到她身边,看到她回到家了,他总算放心了。


  “就是啊!你这丫头就只会叫人担心,手机拿来干嘛的?你知道吗?诩夜都等你快四个小时了。”真服了她,也不明怎么会生一个就只会叫人担心的女儿。


  她到底什么时候才真正长大呢?


  “呃…手机,手机没电了。”她想起了,因为想让自己做蛋糕时可以更加专心,她就把手机关掉了。


  “你回来,我就放心了。”他揉揉她的头发,笑着说。


  “夜,对不起!让你等那么久,我答应你,以后再也不会让你找不着我了。”


  “真的没关系啦!我也该走了。”


  听到她这样说,他真的很高兴。


  “天缘,你就去送送诩夜吧!”妈妈倏地说,看来上次的事她也已经原谅夜了。


  “哦,我知道了。”不用叫她她也会这样做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JBTALKS.CC |联系我们 |隐私政策 |Share

GMT+8, 2020-4-5 09:54 PM , Processed in 0.158390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Ultra High-performance Dedicated Server powered by iCore Technology Sdn. Bhd.
Domain Registration | Web Hosting | Email Hosting | Forum Hosting | ECShop Hosting | Dedicated Server | Colocation Services
本论坛言论纯属发表者个人意见,与本论坛立场无关
Copyright © 2003-2012 JBTALKS.CC All Rights Reserved
合作联盟网站:
JBTALKS 马来西亚中文论坛 | JBTALKS我的空间 | ICORE TECHNOLOGY SDN. BH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