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Sharer
选择您要替换的背景颜色:
【农历新年】背景图片:
个性化设定
 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158|回复: 0

[原创] 天才侦探

[复制链接]

17

主题

0

好友

69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9-6-13 09:49 PM |显示全部楼层
广场引爆(三)
一直把广谷君称作杀人犯的那个人,大大声地说出了广谷君最不想面对的回忆。
小学五年级的广谷君当时和现在差别不大,但是学校有一个老师非常照顾他,那个老师名叫正野,是一名男老师,广谷君他们班的体育老师,很多同学都喜欢叫他“大哥哥老师”。
比现在的阳光稍微凉些的星期二,往常的时间和往常的草场,男同学们玩着足球,女同学就坐在一块儿玩纸卡游戏。
广谷君坐在比当时天气更加凉爽的树下,看着手上的小说,他一直都在看书,同学们的记忆里,他好像从来没有开口发声过,好像他其实就是个哑巴一样。
大哥哥老师叮嘱大家要注意安全和多喝水后就拿着自己的水瓶,走到广谷君身旁坐下,用眼睛时时刻刻注意草场上的同学们的安危。
他轻声说道,“在看什么书?”
广谷君用食指顶着自己在看的页数,然后翻到封面给老师看,是小王子。
“好看吗?”大哥哥老师的声音一直都是那么轻。
广谷君也轻轻地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在玩纸卡的女同学们在大哥哥老师的跟前,围了一个圈,开始和大哥哥老师谈起话来。
“大哥哥老师你结婚了吗?”之类的话一直不停地在大哥哥老师的耳边环绕。
大哥哥老师笑着问道,“差不多了,我有女朋友了。”
“切,但是大哥哥老师你结婚的时候要请我们哦!”那些女生假装伤心,然后一秒变脸。
大家和大哥哥老师聊得很开心,大哥哥老师也笑得很开心。广谷君看了心想,差不多是今天不然就是明天吧,因为在大哥哥老师左边的口袋里,有一个小小个鼓鼓的盒子,那应该就是戒指的盒子吧。
正当广谷君想把注意力拉回书里的故事时,突然迎面吹来强风,那风把悲剧吹来了,广谷君抬头的时候,发现草场对面的六年级的学生和他们的老师在大声喊叫,还没来得及听清,就被一阵爆炸声刺痛耳膜,不知哪来的火势把一些课室烧没了,包括放着很多有煤气的料理室。
大哥哥老师跳了起来,连忙拉开嗓子大声说道,“去礼堂!快!所有人都去,小田老师麻烦你打电话叫消防员!”
广谷君把书丢在一旁,直接冲向了厕所,他记得厕所旁边就有一个消防水枪,长度的话应该够到着火的地方,如果没猜错,着火的地方是他们课室附近的科学实验室,因为那里是最容易着火的地方。
他径直冲向面前的消防水枪,瞬速抽出然后冲向科学实验室,消防水枪不算重,但是有够小小只的广谷君费力了,他半拖半拉地才等到大哥哥老师跑来帮忙,他拿过枪头,说道,“谢谢你,但是这里很危险,去礼堂跟大家一起!”就跑去科学实验室了。
广谷君怎么可能作罢,他跑回厕所,拿下两条毛巾,开大水龙头把毛巾浸湿,然后瞬速跑去科学实验室。
这时的大哥哥老师拿着水枪对准火源直直喷射高压水柱,广谷君用一条毛巾把自己的口鼻遮住防止吸入过多的烟霾,他开口道,“老师!”
大哥哥老师赶忙回头,看到是广谷君后先是一脸惊讶,然后接过他拿来的湿毛巾,“不是让你去礼堂吗?这里很危险的!”
“要爆炸了!”广谷君几乎是用尽全力地大喊道。
话音未落,就听“轰”的一声,后边的办公楼应声爆炸,直接倒下。要不是广谷君先注意到,不然根本闪不过。
“怎么办?”大哥哥老师眼里闪过一丝恐慌,但是很快就镇定下来,“没办法了,只能从后边绕出去了,这个火根本灭不了!”
“那里!”广谷君说道,指着科学实验室旁边的旁边,一个非常窄的通道,那是新建课室时特意留的,为的是能建筑物和建筑物之间有点空隙。
虽然有点窄,但是只要不是胖一点点的都能过,大哥哥老师点了点头,用广谷君拿来的湿毛巾围住鼻子和嘴巴,然后小心绕过地上的小火,快步走到窄道,在确定广谷君跟着自己并没有受伤后,先让他穿过窄道,自己才小心翼翼挤过去。
两人灰头土脸的跑出火灾现场,去到礼堂才发现有个人顶住门口不让消防人员通过,广谷君清楚看到那个人手上拿着一把枪,随即立马拉住大哥哥老师的裤管。
大哥哥老师突然感觉到裤管被拉着,随着目光下沉,看见了银光闪闪的手枪,然后强制让自己镇定,因为现在那个人对着的不是消防员,而是他几天后就打算求婚的女朋友。
那个人大喊,“不要进来,不能灭火!全部都不要动!”
大哥哥老师看着那个人,强压心中不安,“我们都不会动,请你冷静一点!”
那个人急忙转身,把枪口对着大哥哥老师,恶狠狠地说:“闭嘴!我最不想听到的是你的声音!”
大哥哥老师因为担心女朋友,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闭上了嘴巴。
在他身后的消防员说道,“你为什么不要让我们去救火?现在火势很紧急,在不。。。”
“我说闭嘴!!”那个人歇斯底里地大喊道,眼神充满了愤怒,“你知道些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
那个人说完,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的眼神从愤怒慢慢变成了悲哀、伤心。
“钱,不够吧。”广谷君什么情感都没有的声音响起。
那个人先是瞪大双眼,然后愤愤不平地说道,“对,都是那个校长!他说要治好的,能治好的!但是现在人已经死了!已经死了!”
广谷君看着他的眼睛,丝毫没有畏惧。
那个人瞬间顿住了,广谷君的眼睛里空空的,像是黑洞一样无尽的空灵,但是却没有一丝的情感,他直直地看着那个人,那个人也看着他。
就在这个空气都停下来的瞬间,大哥哥老师以瞬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抢过他手上的枪,还把惊恐未定的女朋友拉了过来,一切都只是瞬间,情势却逆转了。
“对不起,你的事我们真的无能为力,但是我觉得人应该要抱着已经失去的东西去面对,而不是回顾。”大哥哥老师真心地感到悲伤。
但是那个人压根儿不在意,他为自己竟然被一位小学生糊弄而面红耳赤,他不管不顾地一拳打在大哥哥老师的脸上,直接把他轰飞。
消防员们见手枪被丢在一旁不管,就直接上手去把他们两人分开来,但是没料到那个人力气超大,三个消防员硬拽都打不动,反倒让他把自己给掀翻了。
大哥哥老师被骑着打,根本毫无还架之力,被打的鼻青脸肿。
这时,大哥哥老师的女朋友回过神来,大喊道,“不要打了!!”
那人正气头上,从不知哪里掏出一把匕首,直面冲向大哥哥老师的女朋友,眼下大哥哥老师被打的无力爬起,大哥哥老师的女朋友害怕地愣在原地,只听“碰”的一声,匕首应声掉落。
那人痛苦地蹲下,捂着手腕的地方流血不止,他狠狠地看向开枪的人。
广谷君面无表情地拿着枪,对准的枪口在冒烟。
但是,那个人还是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反而更加狂躁,广谷君从那个人的眼神明白,与其说他失去理智,不如说他是因为悲伤而愤怒,他知道自己改变不了什么,所以只好用暴躁的方式掩饰自己的无助,他想逃脱,却逃不了!
广谷君看到了,明白了,露出一个完全不像是小孩该有的疲累的笑容,“辛苦你了。”然后随着枪声,悲哀的人应声倒地。
大家急匆匆地把枪从广谷君手上抢过,众人惊讶的看着这个小孩,接着他便慢慢昏倒了。
大哥哥老师赶忙把广谷君抬去别的地方休息,消防员便开始了灭火工作。
在不远处,和广谷君同一年级的同学,站着目不转睛地看着昏倒的广谷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JBTALKS.CC |联系我们 |隐私政策 |Share

GMT+8, 2019-11-22 08:56 AM , Processed in 0.087786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Ultra High-performance Dedicated Server powered by iCore Technology Sdn. Bhd.
Domain Registration | Web Hosting | Email Hosting | Forum Hosting | ECShop Hosting | Dedicated Server | Colocation Services
本论坛言论纯属发表者个人意见,与本论坛立场无关
Copyright © 2003-2012 JBTALKS.CC All Rights Reserved
合作联盟网站:
JBTALKS 马来西亚中文论坛 | JBTALKS我的空间 | ICORE TECHNOLOGY SDN. BHD.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