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Sharer
选择您要替换的背景颜色:
【农历新年】背景图片:
个性化设定
 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396|回复: 0

[原创] 天才侦探

[复制链接]

17

主题

0

好友

69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8-9-17 08:36 PM |显示全部楼层
树下的回忆

白勺坐在没有人的一片空地上复习着功课,这时她看到在对面的一棵大树下聚集很多人,出于好奇心,她站起来前去看看。
只见那棵大树下的学生们全部都在议论纷纷,说的是什么倒是听不懂,白勺上前问一位女同学,“请问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那名同学说道,“没什么太大的事,但是就是最近有人在传一些关于‘宝藏’的东西,据说是在这里。”
“这里有宝藏!”白勺不可置信地说道。
“对,但话是这么说的啦,是不是真的倒是没人知道,不过留下了一些片条字语。”那同学说道。
“什么字语?”白勺好奇的问道。
“等下啊,我说的不太好,我还是写给你就好。”那同学从自己的笔记本撕下一张纸,写了段字,就给了白勺。
“我看看。”纸上面写着两行字,“橙光照射之时,便是反山之日”。
“这是什么意思?”白勺问道。
“我也不知道,但是还请你不要说出去,因为这个字语只有我们班的人知道而已,至于为什么只有我们知道我就不清楚了。”那同学压低声音说道。
白勺点了点头,然后看了看眼前的这棵大树,宝藏在这下面吗?感觉蛮不错的,自己放学后来找吧。
就在白勺准备先回去研究研究这段话语的时候,看到了之前的那位男同学,他正坐在台阶上发呆。
白勺小跑了过去,看着那同学说道,“哎,请问你叫什么名?”
“蛤?”

“原来如此,你是之前那位甲班的学生啊,我叫广谷君,一年丁班。”那同学听完白勺的张篇大论后自我介绍道。
“我叫白勺,请多指教。”白勺微笑说道,随即马上发出了连续多发的问题,“那时候请问你为什么知道我在哪一班?为什么知道我在找钥匙圈?然后还能知道是洪老师拿走了钥匙圈?”白勺边问边凑近广谷君,然后凑到广谷君连连后退。
许久,广谷君才问道,“你要我先回答哪一题?”
这么一说白勺才察觉到自己失礼了,连忙道歉,“对不起,我太心急了,我先问第一个问题吧,你为什么知道我是一年甲班的?”
“很简单啊,你看看自己胸章。”广谷君说道。
白勺看了看自己的胸章,上面写着,“白勺,一年甲班。”
“哦,原来如此,那为什么你知道我当时在找钥匙圈呢?”白勺接着问第二个问题。
“那时候刚好经过教师楼,就听到里面你们的对话。”广谷君冷冷的说道。
“那为什么你会知道是洪老师拿的?”白勺又问。
“这也不难,你进去的时候你是否有看到除了那两位老师以外的老师?”广谷君说道。
“好像。。。没有。”白勺想了想才说道。
“那就只有你老师会偷掉钥匙圈的可能性而已了。”广谷君慢悠悠说道,仿佛这只是一个不起眼的事情。
“你。。。好厉害!”白勺看向广谷君的时候满眼崇拜。
“还好啦,这本来也不是很难的事。”广谷君避开白勺的眼神,有点心不在焉地说道。
白勺看着广谷君,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避开,但是却马上问:“对了,你要不要一起来解开宝藏之谜。”
“啥?什么东西?”广谷君完全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但是还是耐心地听完白勺解释后才说:“不要。”
“为什么?”白勺不解,这不是个很有趣的事情吗?为什么不要。
“很无聊,再说了里面所谓的宝藏可能只不过是一些一文不值的东西而已。”广谷君说道。
“但是很有趣嘛,就算不是真的有什么黄金还是阿拉丁,至少还是有成就感的。”白勺说道。
这时,远处走来一个老师,看了看广谷君,“又是你啊,不要挡路,滚远点!”
“你走你的,我又没挡着,还是你变肥了。”广谷君完全就是无动于衷。
这个老师是这间学校的势力老师,每个新生都叫软脚龙,他一直都是在仗着自己家族的势力到处欺压新生,是个很让新生“敬而远之”的家伙。
但是显然这招在广谷君这儿不奏效,他还回了一句,“您要是肥了,就请减肥,免得以后你还需要像个残障人士一样要别人让路。”
冷冷的语气刺的老师浑身发抖,他气得指着广谷君骂道,“你。。。你是哪一班?那一年级?!”
“我叫广谷君,一年丁班的。”他说完了就拉着白勺走了。
最后丢下一句,“深感歉意。”虽是道歉的话,但是那个眼神和语气显然就是在和软脚龙说:“随时奉陪。”
广谷君拉着白勺走到一个角落后放手,就自己走了,但是还是被白勺拉住了,眼神不仅透露出崇拜还有可怜,言下之意就是,“帮忙解开这个谜团。”
看得广谷君都没法拒绝了,因为谁知道她会为了这个问题缠着他到猴年马月!
“好啦好啦,我想一想就是了。”广谷君无奈的叹了口气。
“然后,现在你不懂的地方是什么?”
“全部!”白勺说道,的确,她完完全全不懂该从哪里开始。
广谷君看了看白勺拿给他的纸条,说道,“这个提示还真明显。”
“哎,你懂了吗?”白勺问道,她可是想了蛮久都没有头绪耶。
“算是吧,但是现在不是时候,你要找的话就得等到太阳下山的时候。”广谷君把纸条还给白勺。
“为什么?”白勺问道。
“上面不是写着‘橙光照射之时’,橙光就是夕阳的意思,而那个‘便是反山之日’倒是不清楚。”广谷君说着说着,慢慢地眼神变得温和、空灵了。
白勺“哦”道,“那现在去找找吧,那个反山。”
“哎?”广谷君看着兴致勃勃的白勺,突然觉得很麻烦。
“对啊,反正现在离太阳下山还有很多时间,走吧。”白勺不由分说,拉着广谷君就走。
“可是,要去哪里?”广谷君问道。
“稍微找找其他线索吧,在学校里面。”白勺说道。
“唉,算了吧,要找也是要找那边那小森林。”广谷君指着学校后面的森林说道,但是话一说完自己都后悔了,白勺听了立马拽着他往那边冲。
广谷君连“等一下”都还没说完,就被白勺拉倒那儿了,这速度,绝对是马赫级别。
广谷君看了看四周,觉得这里其实还算安静的,他小声自言自语说道,“下次开始每天下课都在这边休息吧。”但是突然觉得有点懒惰,这里离本校有点远,虽然环境不错,但是还是看心情吧。
白勺一直都在蹲在树下,在树下摸了摸泥土后,又摇摇头再去找另一棵树。
广谷君注意道,就问:“怎么了?”
“我在找有宝藏的那棵树,因为宝藏都是大的,所以就想摸摸看这里的地有没有一片是厚实的。”白勺说道
“你这样找找到太阳下山都还没摸完呢?不是有给那个什么字条吗,那个就是线索啊。”广谷君说道。
“是吗?”白勺边说边拿出字条来看。
“可是这里没有山啊?”白勺问道。
“这世界上也没有反山啊。”广谷君说道。
白勺看了看周围,突然朝着一个方向跑过去。
广谷君漫步走去,看到白勺指着一棵树,说:“树的感觉很怪。”
广谷君听了,愣了一会儿,露出一脸“原来如此”,然后走去。
“你现在有挖的那些工具吗?”广谷君问道。
“没有啊,怎么了?”白勺疑惑地问道。
“你先回去学校拿工具来,我这里稍微调查一下。”广谷君边说边往树后走去。
“哦。”白勺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但是还是忍住好奇心,快速地跑了出去。

不到一会儿,白勺就拿着满摞的工具回来了,看到在树下聚精会神的绕着树干走,白勺没有打扰他,把工具轻轻放在一旁,看着广谷君。
他一会儿绕着树走,一会儿抬头看树与树之间的细缝,这样过了十分钟终于看到白勺站在那里看着他。
“你来了就说一声吗?”广谷君说道。
“看你这么专心就不愿打断你。”白勺笑着,她不会告诉他她被他刚刚的状态的帅到了。
“这里,稍微挖一下就看到了。”广谷君站在树干中间,说道。
白勺也不问,拿起工具就挖了,果真没有挖一会儿就看到有灰灰的角了。
白勺把它弄出来拿给广谷君看,他就说:“这就是你在找的宝物,也是你要找的吧。地理研究部部长。”
“咦?”白勺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这时从后边走来一个人,白勺惊讶地退后了几步。来人高高瘦瘦的,带着眼睛,浑身散发着书呆子气息,手上还拿着几本课本。
“你是谁?”
“我叫田一佐佑,三年乙班,是地理研究部部长。”那人自我介绍。
“你从刚刚白勺出去拿工具的时候,就已经过来了,对吧?”广谷君双手插兜,眼神变得空灵。
“看来你早就注意到了啊,是的,我那时看到这位女生从这片森林出来时,我以为宝藏已经找到了。”田一学长说道。
“为什么你要过来?”白勺提问的不清楚。
但是广谷君听懂了,他回答道,“很简单,因为这个所谓的“宝藏”就是他藏的。”。
“咦?为什么要藏这种东西?话说里面是什么?”白勺拿起灰色边的盒子,问道。
“因为他想要找找一些人才。”广谷君说道。
“找人才?”白勺扭头问他。
“这其实可以长篇大论,但是我就尽量简短一些。”广谷君说道。
“刚开始看到这张字条的时候,我已经确定臧宝的地方就在这里,因为纸上面写着橙光照射之时,便是反山之日,地方就是那个“日”,我没记错的话,在这里呆上两年以上的人都会知道这片森林叫做日林,原因不知道,也不是重点。
“然后提示是“反山”,当然这世界上是没有反山的,至少这间学校里面没有,所以我认定所谓“反山”其实就是臧宝人看到的一个像是倒翻的“山”字。”广谷君指着旁边,那里有密密麻麻的树林,但是在附近的树之间的细缝倒是真的像是倒翻的山字。
广谷君接着说:“再来就是,如何解释前面那一句“橙光照射之时”,这个很显然指的是时间,橙光就是太阳下山的时候的光。然后是臧宝人,注意看一下其实是可以看到的,这里有很多的不规则的脚印,我没记错的话,好像是只有地理研究部才会经常在这里进行调查、搜索,所以我确定臧宝人就是地理研究部里的人,我说过了,知道这里叫日林的只有一年级以上的人,所以我把范围收缩到二年级和三年级。”
“这里我突然听到脚步声,我还以为是白勺,但是她再怎么快都不可能这么快,所以来人是另有其人,我断定是臧宝人,我记得不管是地理研究部还是其他部也好,今天二年级都在礼堂听讲座,一年级都已经回的七七八八了,所以来人只有三年级的人。”
“这人是三年级的,然后又是地理研究部的,对所有的地方都了如指掌的话,这个就只有你了。”广谷君眼神变得空灵却有力。
田一沉默一会儿,就拍着手,欣慰地说道,“不错不错,你叫什么名?”
“广谷君,一年丁班。”
“学长为什么要这么做?”白勺大声问道。
“原因就在里面,你自己打开看看。”田一指着白勺拿着的灰色边盒子。
白勺听了,将盒子轻轻的打开,看到里面躺着一块硬币和一叠纸。
“这是。。。?”白勺小心的拿出来。
田一缓缓说道,“这块硬币是小时候我见过最大的钱了,我家小时候很穷,但是我很喜欢这些推理故事,每次放学回来后,马上去隔壁的小商店看福尔摩斯的小说,那时候我看得入迷,自己就动手写了起来,但是我终觉得自己写的故事不好,所以把它藏了起来,后来就怀疑这世上是不是真的“推理”这类的天才,我今天见识到了我憧憬的“侦探”。”
说完,白勺注意到广谷君的眼神有变回之前的慵懒状态了。
她偷笑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JBTALKS.CC |联系我们 |隐私政策 |Share

GMT+8, 2020-1-18 05:07 PM , Processed in 41.974602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Ultra High-performance Dedicated Server powered by iCore Technology Sdn. Bhd.
Domain Registration | Web Hosting | Email Hosting | Forum Hosting | ECShop Hosting | Dedicated Server | Colocation Services
本论坛言论纯属发表者个人意见,与本论坛立场无关
Copyright © 2003-2012 JBTALKS.CC All Rights Reserved
合作联盟网站:
JBTALKS 马来西亚中文论坛 | JBTALKS我的空间 | ICORE TECHNOLOGY SDN. BHD.
回顶部